當前時間:2020年02月07日 星期五 聯系我們 | 公司郵箱 | 移動OA互聯
400-990-2067

解讀移動互聯網時代運營商的定位和職責

 

作者:史煒 來源: 通信信息報
 
  一、移動互聯網時代,國有電信服務運營商的標志是什么?

  以轉型突破傳統業務瓶頸,以創新迎接“大數據”時代國內外各類新業務公司的挑戰,以新型服務替代傳統服務模式,以技術進步提升智能網的廣域服務,以有效的市場競爭提高自身綜合運營實力,以承擔信息化普遍服務的責任,推進國家信息消費的質量和規模,將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國有電信服務企業最重要的標志。

  移動互聯網,以及與之伴隨而起的物聯網、云服務,正在顛覆和改造國有電信運營企業傳統的業務運行模式,這是一輪以新業務、新市場、新挑戰、新競爭促進國有電信運營企業進行轉型和改革的過程,這種改革更多的來自于國有電信運營企業自主的改革與創新,改革的動力正在由以往的政府引導和干預的外部推動,演進為企業主動的內生動力型改革。

  從產業發展的角度看電信業,不容置疑的是傳統電信業由于帶寬、傳輸速度和覆蓋范圍的提高,已為互聯網時代的信息服務進入千家萬戶,以及滲透到工商、金融領域提供了充分條件。國有電信運營企業的歷史地位和作用是不容置疑的。今天的新定位,就是如何發揮自身優勢,面對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新業務和新挑戰,在企業制度和產業鏈重組上,實現創新式發展。

  第一,不論是借助于固網平臺還是依賴移動網絡所形成的移動數據業務及服務,將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最重要的標志,其所形成與創造的各種商業模式和業態,與以往的最大不同在于商業運營方式更新的周期,新產品從成長到成熟的周期都越來越短,其升級頻率甚至可以超過IT和IC技術創新的速度。這就需要國有電信運營企業重新制定企業的決策體系,強化快速、高效地對市場的變化作出應對方案,企業管理體制的定位必需適應新型競爭市場。

  第二,由傳統電信業務中空間狹窄的語音電話、傳真、電報等業務裂變的以海量空間為標志的“大數據”信息處理,使傳統通信網絡快速向智能網絡與智能管道升級,由此,移動互聯網與大數據交互傳輸正在替代傳統的傳輸和數據流動方式,其中,基于移動互聯網所形成的搜索、電子商務、個人增值服務,以及正在趨于商用的傳感等業務,不僅改變了傳統的通信產業業態和商業模式,更重要的是改變了社會交往與社會關系的固有模式,移動互聯網時代是一個由傳統通信信息方式的裂變,向社會關系與交往形態滲透的革命。這就需要國有電信運營企業必須徹底打破封閉的運營體制,主動地建立開放和融合的新型商業運營模式,企業的定位和標志要以“開放和融合”為準則,要有排斥性競爭向包容性競爭轉變。

  第三,垂直一體化與水平融合是當前通信信息產業裂變的重要標志,是新的商業模式和運營業態的重要支撐,同時也是價值實現的基礎。電信運營商與互聯網公司不同,電信運營商依賴于傳統的管道資源壟斷構建的垂直一體化業務及服務體系,所受到的沖擊甚至是致命的,而互聯網公司本身就是依賴水平融合完成的組合價值或互補價值的實現。可見,信息聚合是國有電信運營企業未來戰略定位的主要標志。

  第四,由于目前的通信信息產業的監管模式和政府行政管理都將快速趨于弱化,國有電信企業在未來的創新發展中,必須放棄傳統的“依賴政府對外部和新市場的管制,尋求固有利益保護”的思維,企業的話語權和競爭地位,要靠對國家信息化建設的貢獻和推力來確定。

 

  二、面對OTT的挑戰,國有電信運營商應揚長避短,發揮特有優勢 

  業界目前將移動互聯網時代稱為是“后電信時代”,是指當前傳統的電信業務已經走向終結,未來的業務主體和盈利支撐點將依賴于移動互聯網的信息服務增值業務,單純依賴PC、光纖、通信網絡已很難形成高效的盈利模式,跨行業和融合是形成市場價值的基礎。

  傳統的電信運營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并不是無路可走。運營商基于網絡的智能化,具有強大的開發商企客戶的優勢,而在這方面,互聯網公司和OTT幾乎一直處于束手無策的境地。

  事實證明,電信運營商極力進軍OTT的業務,不僅存在著公司機制的缺陷,在市場營銷、業務拓展、技術研發的組織、專業人才隊伍的儲備和競爭手段上均存在諸多“先天不足”,一味地做“自己難以為繼”的事情,可能事倍功半。

  在石油、金融、航空、鐵路、特大型國有商業流通、勘探等領域,如果國家能夠盡快打破條塊切割和部門利益,電信運營商完全可以在大商企“兩化融合”及信息化應用中,挖掘出全新的商業模式和新的利潤增長點。

 

  三、市場競爭的公平體系直接決定國有電信運營企業的發展定位

  過去,光纖、網絡牽制新業務的形成,移動互聯網時代則逐步演進為新業務公司,如OTT創新業務的生成,開始決定電信運營商“管道“的變化、升級與更新。

  因此,國家相關的政策必須做出及時的調整,要以立法和強有力監管的方式真正落實非公經濟進入電信業的政策,要在政策上積極扶持、鼓勵和推進民營企業、互聯網公司和OTT企業的創新發展,對民營和國有信息服務企業真正予以同等的待遇。如果沒有公平的發展環境和有效的競爭體系,非但國有電信運營企業不能從“溫水里”跳出來,我國具有創新和市場活力的民營互聯網公司也會喪失最好的發展機會。

 

  四、“去電信化”是斷足求步,決不是國有電信運營企業定位的目標

  移動互聯網試點,國有信息服務企業“去電信化”是一個不科學、不客觀的提法,電信運營商不可能去電信化,因為“去電信化”首先需要電信運營商有能力建造新的運營模式、技術研發體系、業務內容開發手段和路徑,公司傳統運營體制的創新和改造,包括公司內部組織結構與投資結構的重組,以及運營商在去電信化后盈利路徑的創造。

  這些挑戰和轉型,至少在目前的管理體制和國有企業考核體制下,電信運營上幾乎是做不到的。

 

  五、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國有電信運營企業的功能定位決定企業的定位

  要盡快將國有信息服務企業的社會責任和經營責任區分考察,以此為企業創建新的發展機制掃除體制障礙。

  首先,政策性、基礎性、普遍服務性的公共服務功能的定位,也稱之為政策性和公共服務性定位,包括基礎電信網的建設、維護、擴建和升級,特別是涉及到通信與互聯網的普遍服務,涉及到城市公共服務平臺、安全監控、教育、醫療、交通、應急系統,涉及農村通信、農村信息化等等。

  這部分經營,今天具有典型的低盈利(甚至不盈利)與優質服務并舉的特征,要求電信運營商重點搞好“管道”尤其是智能管道,基礎網絡必須做到滿足社會需求的高智能、高寬帶、高流速、高覆蓋。對這類政策性的服務與功能定位,是不可能以“去電信化”來弱化的。因此,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和信息服務盈利多元化與高收益化的時代,國家不但在考評上要對電信運營商的政策性經營作出新的考評和定位,而且要加大對非盈利性業務(政策性虧損業務)的補貼,利用普遍服務基金和轉移支付手段,穩定并提高電信運營商在社會公共服務領域的主導地位。

  其次,對競爭性的新業務、增值服務,電信運營商應通過合資、合作、參股、戰略性投資、并購等方式,組建專業性的綜合信息服務公司,建立直面市場、開放式競爭、創新性的運營體制,即經營性業務的發展,由市場競爭、技術競爭決定自身的發展目標和定位。

 

  六、以商業原則逐步替代政府行政規劃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尤其是在移動互聯網高速發展的大環境下,通信業務、信息服務的產業鏈、技術鏈和價值鏈不僅在快速延伸,而且價值形成方式正在發生革命性的變化,這不僅是對電信運營商的挑戰,對OTT和其他類型的網絡公司,也是巨大的挑戰。在這樣的產業創新與革命時代,政府的干預要更廣泛、更深化地向市場調控轉變,要充分利用商業原則和合作契約逐步替代傳統的政策性干預,建立開放和公平的競爭體系。通過修訂和完善監管,盡快填補目前監管領域的空白區,以有效監管和競爭,推進移動互聯網時代新產業、新業態的發展。

管理咨詢| 市場研究| 公關活動| 管理培訓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東風東路850號錦城大廈1501-1503室 郵編:510623
業務咨詢:400-990-2067
ICP備案號:京ICP備05028846號
展開
新手怎么玩广东麻将